前往馬爾代夫從來不易

2014 馬爾代夫 (Part-1) 遊記目錄:

愛上馬爾代夫這個國家不經不覺已經超過二十年了,等了又等,一直盼望終有一天可開通香港至馬里直航,不用再花時間到新加坡、吉隆坡又或者最原始的斯里蘭卡可倫坡轉機。最終大約兩年前,為了服務中國內地旅客,美資的航空公司 Mega Maldives 終於開辦香港至馬爾代夫最南位於 Addu Atoll Gan 國際機場直航包機服務,但由於 Addu Atoll 附近的酒店數目有限,而且質數參差,很快他們便轉為營運香港直飛首都馬里航線,由於某種原因,我還是選擇新加坡航空經新加坡的航線。

DSC_0076

新加坡航空曾經是我前往馬爾代夫不二之選

過了不久香港航空亦加入了香港至馬里包機的戰線,但是香港航空我還是選擇經新加坡好了,即使我一直並沒有選擇他們,我仍然深深感激香港航空。

何故我要感激香港航空呢?由於國泰和香港航空的敵對關係,當去年香港航空宣佈這條航線由包機服務轉為營運常規航班不出三個月,國泰隨即宣佈加入這條戰線,從20131027日起開辦每週四班的香港直飛馬里服務,若然不是多得勇敢的香港航空,不知再等多久國泰才放膽開辦這條冒險的新航線,從此便將我和我最愛國家的距離拉得更近。

每週4班不停站由香港直飛馬爾代夫

2013年介紹香港直飛馬爾代夫的國泰網頁版面

數年前曾經跟我一位非常鍾情馬爾代夫的好友度海泳討論過馬爾代夫直航的問題,這是我一直夢寐以求的航線,我問她希不希望終有一天國泰能夠打通馬爾代夫的直航服務,她的答案令我有點驚訝,直截了當地回答我:「不想!」,度海泳認為馬爾代夫是個夢幻的國家,是令期待的,亦是多少人造夢也希望一訪的地方,若然開辦了直航服務,這麽方便輕易便可到訪,那就會很容易失去那種虚幻感,這方面我頗同意她的見解,對的,越是期待越是美麗,而我腦海此際忽然浮現了何以 Bora Bora 為何這般虚幻感就是這個原因。

來到這趟行程,第九次前往馬爾代夫,苦等多年來到今天終於首次享受到直航的便利,但馬爾代夫怎麼會令你那麼容易得到?航班原定下午5:20起飛,起飛前我忙於在 Facebook 發佈、回應留言、回手機短訊、離港前通話等,不知不覺已經到了下午五時,我差點忘了航班不等人,手忙腳亂地衝往登機閘口,來到閘口情況不妙了,閘口連一個乘客都沒有,難道航班登機門已關?是的,香港國際機場的航班升降都很準時,因為登機證一早註明登機閘口起飛前二十五分鐘會關閉,閘口的職員說原來仍然未安排登機,噢,是的,我忘記了香港國際機場航班起飛時間精準原來已經是很久以前的往事。

DSC_0019

航班原定起飛時間為 17:20

一直到了下午5:20,航班本應在跑道滑行了,但全部乘客還乖乖地等候登機的呼喚,萬眾期待地勤職員終於開咪,可惜她是為大家宣佈一個我從未聽聞的原因引至航班不能起飛:機艙溫度過熱,將在下午5:40再公佈最新的起飛時間。事情不能控制在自己手中,唯一的方法只有耐心等候,為何由5:205:40之間這二十分鐘會是那麽久呢?過了這漫長的二十分鐘地勤人員並沒有堅守之前的承諾宣佈最新的航班訊息,只見他們在互相討論時都在搖頭嘆息,有些乘客走前去問,之後又走開,我承認我有點不去面對現實,對即將登機還存在一絲希望,所以沒有去問過究竟以免連一絲希望亦幻滅。

下午六時過後,我終於按捺不住到閘口前問過究竟,地勤職員說他們正努力嘗試繼續測試機艙溫度,建議我別離開閘門範圍,因為只要當溫度一符合標準便會立即安排登機,著建議我至少多留一會,因為最新溫度測試很快便有結果,我內心一路在盤算今天晚上究竟我會甚麼時間抵達馬爾代夫呢?因為今天的最終目的地 Villingili 還需要坐渡輪到首都,再轉乘計程車到另一個碼頭才能乘船抵達,雖然各段接駁交通路程都很短,但深夜到達總令人感覺十分疲憊。等待溫度測試結果的十數分鐘好像過了十天,職員仍然繼續搖頭嘆息,他們說可以隨便走走,或返回貴賓候機室等候了,但必須密切留意最新的航班資訊,我帶著惴惴不安之心返回爾雅堂靜候最新消息,當返抵爾雅堂時航班資訊已經顯示 CX601 將會延誤至晚上715分,還好,至少有個時間給我等候。

notiFLY

當日手機接連收到國泰發出航班更新時間的 notiFLY 短訊

等待到大約晚上七時,我又再次重返登機閘口,大批乘客聚集在地勤職員的櫃台前,原來航班又再一次延誤到晚上815分,即是代表航班比原定時間延誤兩小時五十五分鐘,由於原定的航機不能飛,我們需要換另一班客機,登機閘口亦要換。約晚上830分乘客終於可以登機,即使航班已經準備就緒,但我們還要等待祖國獻給我們的航空交通管制,空管就如病毒一樣,由最初香港至上海/北京航線逐漸蔓延至其他航線,由於國內航道緊張,加上航班數量越加越多,引致今年上半年國泰及港龍航班延誤問題十年來最嚴重,僅七成航班在原定時間十五分鐘內出發或抵埗,恐怕延誤問題將會有增無減。

經過數小時的折騰,當航班輪胎完全離地已經是晚上9時半,到達馬爾代夫時剛過了當地零晨,今趟終於首次享用直航服務,卻落得比任何一次中轉航班更遲抵埗的下場,或許是要證明給我知道,即使時至今天,前往馬爾代夫從來都並不容易,正如度海泳所言,擁有令人期待的心情才顯得彌足珍貴。

DSC_0021

晚上十時後終於嘗到第一口飛機餐

DSC_0026

終於能看到電視屏幕將這兩個地方連成一線

DSC_0033

熟悉的大鳥和熟悉的跑道,卻首次看見它們連繫在一起

copyright (c) 2014 田.海區 | by Eddie Tin, all rights reserved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